永远的六班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 页 | 我的相册
日历
2017 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上年  上月  下月  下年
个人文章分类
·
·
·
·
·
·
·
·
·


(转帖)哑父背着一座山(张建伟)

发表于:2010-06-30 15:26:21 阅读:2343  关键词:哑父 父爱

    

哑巴父亲背着一座山

张建伟

 

与哑父有个约定

        我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镇,父亲就在小镇的拐角,支了一个烧饼摊养活全家。我七岁那年,背着书包跟着父亲走进镇上最好的小学。当我走进教室,有的同学指着我说:“瞧,她就是哑巴的女儿。”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从学校回来后,我就跟父亲约定:以后不准他再走近我们学校半步。父亲想了一会,默默地点了点头。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父亲每天天不亮就爬起来和面,等面发酵后,便收拾好东西,和母亲拉着架子车来到烧饼锅前,开始一天的忙碌。为招揽生意,他总是满脸堆笑“哇哇”地招呼客人,有时碰到蛮不讲理的,除了吃烧饼不给钱外,父亲还要遭受对方的白眼和侮辱。年幼的我并没有体会到父亲的艰辛,在父亲面前,我总是那副不惜一顾的神色。母亲看到,少不了大声训斥我无礼,而父亲并不在意,他依然对我笑容满面。

        后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县重点高中。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父亲高兴得脸上乐开了花,他把当天的烧饼全部免费送给客人。

        离开了父亲,我长长出了口气,我终于摆脱了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可我又担心城里的同学会知道父亲是哑巴。看我一脸愁容,父亲似乎猜出了我的心事,没等我说话,他就用手势重申了我的那个幼稚的约定。就这样,每个星期天,父亲和我都准时来到城里那个最大的商场门前,他把钱交给我后,就三步一回头的离去。

烧饼摊的真相

        放寒假后,我又回到那个小镇。父亲依然在他的烧饼摊前忙碌着,只是,烧饼摊前一个客人也没有。见到我,父亲高兴的搓了搓手上的面,然后就收拾东西,拉着架子车和我一起回家。进了屋,我才知道母亲病了,她人瘦了一圈,正痛苦地在床上呻吟着。见了我,母亲还是勉强的坐起来,她想笑,嘴还没有张开,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一时慌了,猜不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就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看着父亲,父亲闷着头狠狠地抽着烟,这时,我才发现父亲比母亲瘦的还要厉害,他酄骨老高,眼窝又黑又深,而这一切,在上次父亲给我送钱时,我竟没有发现。

        我再三追问,父母还是什么也没告诉我。父亲只是打手势说母亲得了小病,不碍事,要我安心读书。

        第二天,父亲起的老早,他拉着架子车准备上街。我穿好衣服,走过去要帮他,他说什么也不让我去,非要我在家照顾母亲不可。吃过早饭,母亲对我说:“晴儿,到街上给你爸爸帮帮忙。我有病,你又上学,他一个人苦啊。”说着话的时候母亲一脸的泪水。

         刚出门,我碰上邻居李婶,她一把拉住我的手说:“孩子,有句话,我本来不该给你说,可看到你爸爸瘦成那样,我不忍心啊。”李婶告诉我,在我上学后不久,母亲就得了病,到医院一查,是肝癌晚期。父亲当时就懵了,他跪在地上请求医生救母亲一命。好心的医生只能告诉他,母亲最多能活一年,还是留点钱,给病人买点好吃的,住院等于拿钱往水坑里扔。父亲不相信,那天,他在医院里发疯了一般,见了医生就磕头,头都磕出了血,医院最后也没有收留母亲。父亲只好把母亲拉回来。

        母亲的病的消息传开以后,再也没有人买父亲的烧饼了,他们都说母亲的病会传染人。父亲只好含泪撤了烧饼摊,她又怕母亲知道这事心里着急,加重病情,于是每天天不亮,他照旧拉车出门,然后把车子寄放在李婶家,自己出去拾破烂挣钱,到了晌午再回家。在得知我要回家之后,父亲把烧饼摊重支起来,目的是不想让我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

        听到这里,我含着泪向街拐角跑去。可到了那儿,我只看到架子车和做烧饼的工具,父亲没了踪影。一个好心的街坊告诉我:“你父亲上县城去了,说是买年货。”我愣住了,买年货何必非要去县城呢?看来,父亲一定有其他事。

        我站在街角一直等到中午,父亲才匆匆赶回。看见我,他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从衣袋掏出了一沓钱,示意我去商场买年货。借过钱,我清楚的看到那一沓钱里夹着一张卖血的单子。进了商场,父亲给母亲买了呢子大衣和颇为流行的女式裤子,这也许是我母亲今生穿得最奢侈的一套衣服了。我实在不明白,一向生活简朴的父亲为何铺张起来。

        回来的路上,父亲反复打手势叮嘱我,不准把他卖血的事告诉母亲,看着父亲黑瘦的脸庞,我的眼睛湿润了。

就是你的亲女儿

        这一年的春天,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暗淡的,父亲却表现得比哪年都高兴。大年夜,他象个孩子般领着鞭炮围着院子跑。在父亲的感染下,母亲也有了精神,她穿着父亲给她买的新衣服,安详的坐在堂屋里,静静看着父亲。

        年过完以后,母亲去了。临终前,母亲拉着我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孩子,你爸爸是好人,要听话……”母亲盯着父亲,父亲仿佛读懂了母亲的目光,他“呜呜”哭着点点头。

        在好心邻居的帮助下,我们把母亲入了殓,望着躺在棺材里的母亲,父亲的眼里一片茫然。有人问父亲:“是不是运回老家?”父亲摇摇头。到了中午,我家闯进来一群人,意一见他们,父亲脸色大变,他大叫着,死死的压在棺材上。来人什么都不说,他们上来几个人,把父亲拉开,然后就准备抬母亲的棺材,最后,还是邻居们上来拦住了他们。他们这才说,要把棺材抬回家埋了。接着他们就拿出一张结婚证,说母亲是父亲当年从他们村拐来的,还带着个孩子。

        虽然我和父亲极力阻拦,他们还是抬走了棺材。就在母亲的棺材抬出院门之时,父亲点燃了鞭炮,鞭炮声中,父亲跪在地上,不停地朝着母亲远去的方向磕着头。

       后来,我终于弄清了真相。父亲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他和母亲相恋后,母亲的家人极力反对,并强迫母亲嫁给一个当地人,并生下了我。然而,好景不长,我的亲生父亲因为砍死了人,被判死刑。父亲得知这一切后,就悄悄找到母亲,带着我们母女来到了这个小镇。

       晚上,我在父亲面郑重地跪下去,说:“爸爸,我就是你的亲生女儿。”父亲就蹲下来,捧起我的脸仔细的端详着,两行泪从他的眼睛里涌出来。

      望着父亲,我读懂了哑巴父亲那如山般的爱,我知道它一定能伴我走得很远。

 


字体: [By[文天尧、王秋恒] in [佳作欣赏] at 15:26:21]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 永远的六班 ] 网页维护: 文天尧、王秋恒 版权所有,并对网站内容负责。 网站管理登录